搜索

小城大爱老兵情

发布于:2020-08-11 09:41   作者:赵勇

那个晴朗炎热的下午,在杨凌职业技术学院一间小小的理发室,我见到了退役军人虞安平,这个来自陕西紫阳大山里的汉子,身材瘦高,言谈温和,不多的话语里,尽显一个军人的风采。

虞安平自幼长在外公覃运东身边,对老人十分崇拜。新中国解放不久的1950年,隐藏在深山老林的残匪仍很猖獗,解放军进山围剿,一部分匪徒逃窜至地形复杂的大巴山麻柳镇。当时的覃运东是民兵队长,义不容辞为部队做起了向导。穷凶极恶的匪徒知道后,多次找上门威胁覃运东,但覃运东毫不畏惧。有天深夜,匪徒摸到他家,投掷手榴弹,炸毁他家最底层的木楼。死里逃生的覃运东没有退缩,反而更加坚定地要帮助解放军部队消灭匪徒。

深受外公的英雄行为感染,虞安平幼小的心灵中萌生了保家卫国的军人梦。1983年,19岁的虞安平走进了绿色的军营。时隔不久,对越自卫还击战打响,虞安平随部队开拔,成为某边防团后勤处一名运输兵。

山路崎岖,距离阵地老远,卡车就上不去了,接下来全凭人力扛运。虞安平跟战友们赤膊上阵,整箱整箱的炮弹可都是钢铁疙瘩,战情需要,拼的可是气力,既要安全,又得隐蔽。穿越火线时,舍身保护弹药是起码的职责所在,危险来临时,就得钻潮湿的猫耳洞,有时一呆就是半天。虞安平说着,不经意的拉起裤子,露出满腿的伤疤,他的风湿关节炎也就是在那个时候落下的。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1986年,虞安平带着一身的疾病和伤痛离开军营,回到了陕西紫阳老家。一下子变换了环境,他还有些无所适从,甚至有些迷茫。一番思考,他毅然放弃了听从人言找政府解决待业问题,决然地走上了一条自主创业之路。

虞安平的父亲虞揖升是杨职院南校区(前身是陕西省水利学校)的一名绿化工人,经管校园里的一片苗圃。虞安平来到杨凌,帮父亲打理过一段时间苗圃,学院看虞安平勤谨正直,也有闲时间,就决定将学院理发室交给有理发经验的他来负责,算是对他的生活上的照顾。当时仅有十几平方米的理发室无人经营,长期处于停业状态。接手后,虞安平添置了一些工具,卫生搞了一下,就开门营业了。这些年来,他的理发技艺不断提高,服务范围逐渐扩大,可就是收费标准始终保持在最低限度,比起外面的铺子发廊,便宜一大截。有些常来光顾的教职工建议他稍微提高收费,可虞安平却说,来理发室的大多是在校学生,他们的花销都是依靠家庭供给,省个几块钱也是给他们和家庭减轻负担。

除了服务于在校的教职工学生,虞安平还经常为学院退休人员上门理发,受到了大家的称赞。

一段时间,学院保卫处人手缺少,领导征求虞安平的意见,看能否过去帮忙。虞安平爽快答应。到保卫处后的去年冬季,水利工程学院的四位同学,在校园里实习测量,将手机统一装到仪器盒里,放在医务室门前的石凳上,结果被人顺手拿走了。事情反映到保卫处,虞安平立即配合派出所民警,着手展开调查,通过调取监控,多方研判分析,几天后,嫌疑人得到确认并被控制,几位同学的手机失而复得。

理发室是在学院乒乓球活动室一角圈出来的,虞安平利用工余经常义务打扫活动室的卫生。杨凌示范区军人事务局成立后,在全区召集五百多名退役军人,组建了一支战友乒乓球队,虞安平担任了教练。至今,虞安平已在学院内举办了五期乒乓球学习班,业余免费培训了大批教职员工和学生,带动大家投身到这项活动中。虞安平现在的工作很是忙碌,等到夜里十点过后,校园里安静下来之后,他还要去监控室值班,一直到翌日清晨。

身在军营,就是一个特殊的群体。退役以后,军人的使命感,永远都在。

责任编辑:武思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