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疫”勇当先的校医

发布于:2020-08-24 09:37   作者:杨选红

戍边

在缤纷火热的夏季,告别求学七年的古都西安。乘飞机,穿越大半个中国,至呼和浩特。转乘七个小时的火车,到内蒙古锡林郭勒盟。再坐四个多小时的大巴,就到了东乌珠穆沁旗。

从离开母校第四军医大学所在的繁华的西安大都市,到踏上内蒙古军区边防三团驻地的边陲小镇,让年仅23岁的杨安安产生了巨大的心理落差。

东乌珠穆沁旗有三万多人口,三团驻地所在的镇只有几千人。这里夏天时间短,冬季时间漫长。冬季从十月开始,一般会到零下三十四五度。他作为一名军医,经常和战友们一起去大边防线上蹲哨。蜿蜒的边防线,严寒的气候,艰苦的环境,人烟稀少,杨安安作为一名军人,经受住了严酷环境的考验。

从医

在边防驻地一年半,杨安安转到了呼和浩特市内蒙古军区总医院,任病理科主治医生。这所医院是承担应急任务的野战医疗队之一,除了正常的医疗工作之外,还有野战医疗保障和训练的任务。常态化开展模拟演练,一次演练持续一两个月,经常有沙尘暴侵袭,晚上睡在帐篷里,早晨起来,嘴里头发里都是沙子。

2017年,内蒙古自治区成立七十周年,杨安安和战友们执行安全医疗保障任务。那段时间是最紧张忙碌的时候。当时他结婚还不到一年,妻子赶了两千多公里的路来看他,他们商量着看一次电影,享受一次难得的浪漫。谁料想,还没等电影开始,手机就响了,部队通知有紧急任务,他只得立即返回。现在回想起来,他对妻子还充满着内疚。

2016年,全军搞大比武,凡是在家休假的都被召回去。他好不容易回家,屁股还没坐热,接到命令就又立即返回了医院。

他的老家远在千里之外的甘肃天水。有一次,母亲出现了脑溢血,那阵儿他正在参加军训忙得走不开,只得麻烦姐姐在医院照顾,等他赶回时,母亲做完造影刚从影像检查室推出来,人还昏迷着。自古忠孝难两全,此时,他才完全理解了这句话。

抗疫

今年三月初,杨安安转业分配到西北农林科技大学校医院。当时正是全国疫情最吃紧的时候,他一到校医院报到,就主动请缨,希望院领导能够安排他到最危险最需要的抗疫一线去。院长同意了他的请求,安排他到西农大北校区怡乐园隔离点开展疫情防控工作。

这个隔离点主要任务是对武汉封城前已经回杨凌的湖北籍教职工和家属以及湖北其他高风险地区回杨凌的教职工进行隔离管理。整天面对这些被隔离人员,他随时都面临着被传染的巨大风险,但作为医生,他毫不畏惧,始终坚守在抗疫第一线。

三月中旬到四月初,国外疫情爆发后,从美国、比利时、荷兰、新加坡、泰国及韩国等疫情高发国家入境的三十多位教职员工及家属在航班禁运前返回了校园,给学校的疫情防控工作带来了巨大的压力。他夜以继日地工作,冒着风险一丝不苟地认真排查每一个人员,确保疫情防控工作精准到位,万无一失。

有一天,突然有自武汉重灾区返校的一名学生出现不明原因的高烧,连续三次测量体温39℃,胸闷,但无其他症状,需要人员穿过污染区送到隔离酒店的房间。杨安安不惧风险,挺身而出,面对面对发烧的学生做心理疏导,安抚学生情绪,提醒注意事项。有同事知道他家里两个孩子还小,不让他近距离接触,但他说自己是党员又是军医出身,当仁不让的要在这个时候冲在一线。虽然后来发烧学生排除了疑似新冠病例,但当时对于从武汉重灾区返校的学生出现不明原因的发烧,每个人心里都捏了一把汗。

疫情期间,学校在校有几千师生,杨安安一天到晚二十四小时在岗在线,随时有学生发烧,他就和同事们立即赶赴学生所在的实验室或宿舍。白天顶着酷热穿着防护服穿梭于学生活动的场所,晚上带着防护套装深入学生宿舍做流调工作。那段时间,他连着几个星期不能回家。妻子在西农大教书,两个孩子,一个四岁,一个五个月,他根本顾不上,只能留给老人在家带。

他说:“今年疫情以来,都没好好休过假。这段时间疫情相对稳定了,终于可以缓解一下了,好好陪陪孩子和家人,带他们去渭河湿地公园散散心,弥补对家庭和孩子的一份亏欠!”

责任编辑:武思佳